林闲一

负能量的垃圾箱――无论什么负面情绪,请像倒垃圾一样向我倾诉出来吧?我会用心去听,然后把它们整理好的ヾ ^_^♪我没关系的,请不用在意我

(重发)

那个……虽然听起来很不负责,很像在骗你们,但是如果你们在情绪激动时找不到发泄的出口,请通通向我倾诉吧。焦躁也好,孤单也好,我都会用心听着的。无论多么黑暗的语言我也不会感到厌烦,或许不能给你们带来什么帮助,可能你们觉得我什么也不懂,但我真的是真心的!我是真的很想帮助你们!

qq:1442251318如果不想在lofter上倾诉的话,就请加这个号码吧

你慢慢说,我静静听。

这个世界很美好,也很黑暗,但不管你多卑微,你也值得去拥有。

(ps:那个……我是高中生,可能你们觉得高中生也就是个小屁孩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但我是真的想帮你们!因为学业原因,我通常在晚上十一点十分左右上线,节假日除外……请不要以为我没有回复是因为我不想听你们说话,我真的真的很想给你们一个拥抱!)

(为了能让更多的人看到,所以每2~3天会重发一次)

其它树洞: @战狼War-wolf

这位是大学生哦www找他也是可以的!

战狼War-wolf:
“那个,我也很愿意当树洞的,面对陌生人顾虑也许会少一些,说出来感觉也许会好一点。有事可以来找我 力所能及一定办到,我会在这里陪你们的。”

[胜出]爆豪胜己的六次求婚

※ 甜里甜气的小甜饼,HE,刀什么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 日常欧欧西

※ 我爱他们一辈子

※ 微上耳注意

01

爆豪胜己第一次向绿谷出久求婚是在14岁的夏天。

那天热的很,蝉在树上叫的一声长过一声,路边的行人寥寥无几,连平日里在电线上叽叽喳喳的麻雀都不见了踪影。偶尔吹来一阵微风,激起某家店铺门前的风铃晃动起来——当然,你不能指望这小小的风能带走多少热量。

各家各户的空调几乎都在卖力的工作着,吹出的热气让爆豪的烦躁更添一层。

而烦躁的源头,那个绿藻头少年,正小心翼翼的跟在自己身后,与自己不多不少正好保持五米的距离。

这令爆豪心里又多了几分不爽。

“喂我说,臭久。”爆豪转过身来,眉宇间尽是轻蔑与厌恶:“别他妈跟着老子。”

原本一直盯着地面的绿谷停下脚步,胆怯的抬起头:“可、可是小胜……我家也在这个方向啊……”

“还有小胜,你上次说和你保持五米距离……我确实做到了的……”

“啧。”爆豪咬着牙,将人逼到墙角。他伸出手,手心里噼里啪啦发出爆炸声。

“明明是个无个性的废物,还跟和我顶嘴?你以为你有什么和我顶嘴的资本吗?”

就在爆豪的拳头要落在绿谷身上的时候,他和绿谷对上了视线——

那是一双大的不像是男生会有的眼睛,眼睛是明亮的翠绿色。这双眼睛对许多人露出过笑容,纯洁剔透,不含一丝杂质,看似柔弱,但爆豪比谁都清楚,这双眼睛下有这一个多么不屈的灵魂。

鬼神使差的,他开了口:“喂,废久,以后和我结婚吧。”

绿谷的眼睛睁的更大了,原本苍白的脸上浮上一层红晕:“小胜你在说什么啊……这是什么新奇的捉弄人的方式吗?”

“而且,我们两个都是男生……不会很奇怪吗?”

被拒绝了。

爆豪原本停在空中的手动了起来。绿谷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到了爆豪,但他只得紧闭双眼,等待着拳头打到身上的痛楚,却又被耳畔的巨响吓了一跳。

绿谷睁开眼睛,看见本应打在自己身上的拳头打到了自己耳边的墙壁上。墙壁被砸出了些许裂缝,在裂缝和手间,有鲜红的液体渗了出来。

“……小胜!你的手!”

“滚开!”爆豪移开手,冲地上啐了一口,“以后少他妈在老子眼前晃,区区废久,小心我揍死你!”

说完,头也不回地向自家走去,留绿谷一人呆在原地。


操,真逊,逊毙了。

我他妈是疯了吧,说出什么“和我结婚吧”这种烂话,而且对象还是那个什么都做不到的无个性废久。

而且还被拒绝了。

爆豪重重地哼了一声,一脚踢飞路边石子。

真糟心。

02

爆豪胜己第二次求婚是在他和绿谷夜战的时候。

很难受啊,看着自己最崇拜的英雄欧尔麦特因自己而负伤隐退什么的,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爆豪胜己一拳狠狠地砸在了自己面前的沙包上。

我真他妈弱。

如果,如果我那时可以不去拖累欧尔麦特的话……事情也就不会变成这样了不是吗?!

“咚!”又是一拳打在沙包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重响。

还不够。心中那种焦躁,自责,愤怒分毫未减。

我需要一个可以供我发泄的人。爆豪这么想着。

然后,他敲响了绿谷出久的房门。

“……小胜?”绿谷那毛茸茸的脑袋露了出来,带着好奇和不解。


“和我打一场。”

“哎——?!可是这样是违反规定的……小胜,等一下!”

对,就是这张脸,不管看几次都会觉得火大。

“喂!小胜!好好听人讲话!”

凭什么……凭什么你就能得到欧尔麦特的认可啊!

明明…明明应该是那个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废久才对啊!

“如果你的坚持是正确的话,那难道我的坚持就是错误的吗?!”

“小胜!”在一次交手过后,绿谷稳住身形,向侧迈开一步,浑身泛起荧荧绿光,“我可不打算一直当沙包给你打啊!”

说这话的时候,绿谷眼中闪着爆豪从未见过的光芒。

……不,与其说是没见过,不如说是在绿谷未被发现是“无个性”之前,他眼里经常闪动的色彩。

哪怕是在爆豪觉醒了「爆破」这种强劲个性后,绿谷出久眼里的这种光芒也未熄灭。

「啊……小胜的个性好厉害啊……不过我相信我的个性也不会差的!」

所以说,就是你这种讨人厌的性格,最让我恶心了!废物就该好好的给我缩在角落里担惊受怕的过日子,说什么“想当英雄”这种狗屁蠢话啊!!

就让我看看……被欧尔麦特选中的你……到底成长了多少吧——!


“咳……咳咳……”

四周的硝烟还未散尽,空气中充斥着硝化甘油的气味,地上散落着因二人打斗的冲击而震碎的玻璃残骸。两人脸上都挂了彩,但已没有人去注意这种小事了。

爆豪将绿谷死死地压在身下,用手按住绿谷的头防止他挣扎。

“为什么会输啊!”绿谷不甘心地大喊。

爆豪喘着粗气,眼中闪着猎人捕捉猎物时的红光。

“废久……你输了。”他看着身下的人。不知是由于肾上腺激素升高还是别的原因,他突然很想和绿谷说一句话。

“所以和我……”

“到此为止吧。”

熟悉的声音从身前传来,爆豪和绿谷同时抬起头,看到了欧尔麦特那道瘦削的身影。

爆豪将剩的“和我结婚”四个字又咽了回去,同时强忍着想给自己连一个爆破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冲动。

我他妈是怎么了?竟然又想对那个垃圾说这种话?爆豪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起身放开绿谷向欧尔麦特走去。

——不过骂自己的这句话中,有几分真情,几分掩饰,就不得而知了。

03

爆豪胜己的第三次求婚,是在毕业典礼那天。

爆豪记得那天天气很晴朗,雄英里的樱花开得正盛,自己站在樱花树下,看着来来往往忙着告别的人群,心里忽然有些空落落的,但不知这种失落感来自于何处。

不远处,一个人影正向他跑来。

“——小胜!”

绿谷在他面前站定,头发一如既往的蓬松卷曲,些许雀斑恰到好处地分散在绿谷脸颊两侧,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上一些。

“小胜你不去和上鸣他们道别吗?”

爆豪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早道过了。倒不如说我离了他们才更开心一些。”

“哈哈哈,小胜还是和以前一样呢。”绿谷笑了起来。他逆着光站着,阳光给他的发梢渡上了一层金边。爆豪不得不承认,那的确是他人生中见过得美丽景色之一。

“诶……小胜你等等。”

绿谷突然凑近,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柠檬味的香气。爆豪很熟悉这种味道,那是绿谷从小到大一直在用的洗发液。

“——这个,掉头上了。”

绿谷从爆豪头上取下一片樱花花瓣,举起来,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爆豪的目光掠过绿谷举起的手,停在了他胸前第二颗扣子上面。蓦的,他想起了几天前上鸣那个白痴脸说过的话:

“听说在毕业时要到对方衣服的第二颗扣子就可以得到对方的心哦。”

如果……自己现在把这颗扣子扯下来的话……

“喂!小久!”有人在呼唤绿谷。是丽日和饭田,“一起去和相泽老师告别哇?”

“好的,就来。”绿谷回应到。他冲爆豪摆了摆手,“那么再见啦小胜。”说完,他转身向丽日他们跑去。

爆豪看着绿谷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明白了自己心中那股失落感是从何而来的了。

如果……两个人以后再无交集了怎么办。

如果……两个人以后再也碰不到了怎么办。

如果……他忘了自己怎么办。

“那个……爆豪前辈……”一个软糯的女声打断了爆豪的思绪。他转过身,看见一个女生站在自己面前,头垂的很低。爆豪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看到她露在外面的、发红的耳尖。

“……请问您第二颗扣子可以给我么……?”

爆豪突然有点想笑。这种时刻,如果是白痴脸和葡萄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扣子送出去的吧。

但是……

“我拒绝。”爆豪迈开脚步,与那名女生擦肩而过。

“这枚扣子,已经有它的主人了。”

——如果不是绿谷出久那个废物,就不行。


走出一段距离,在确定看不到那名女生之后,爆豪停下脚步。

然后,轻轻的,第一次不加掩盖地说了句:

“喂,废久,和老子结婚吧。”

这句话很轻,随着初夏的阳光,飞舞的花瓣,一起消失在风里。

04

爆豪胜己第四次求婚是在七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

起因是有一天上鸣突然在群里发:“明天大家一起到我家聚聚吧?我有大事要告诉你们。”

爆豪本想拒绝的,但忽然想到自己有一段时间没见到绿谷了,就别别扭扭地发了一个“好”字过去。

如果是废久那个家伙的话,他一定会去的。


不出爆豪所料,绿谷果然到场。与雄英时期爆豪记忆中略有些青涩的绿谷不同,现在的绿谷褪去了几分稚气,个子长高了些,人也好像瘦了。爆豪一直在关注着绿谷的英雄活动,他哪里受了伤,变强了多少,爆豪都了如指掌。

——但唯有那和煦的笑容,一直没变过。

“今天叫大家来呢,主要是想和大家说一声,我和响香下个月就要结婚啦!”上鸣笑得一脸得瑟,然后瞥了一眼悲愤的葡萄,“怎么样?我厉害吧?”

“为、为什么是你这家伙先脱单的啊!”葡萄很颓废,“说好的要一起单身一辈子呢!为什么出道这么久还是没有小姐姐找我啊……!”

“那当然是因为我·比·你·帅·啦,而且……呜哦!”上鸣还想说什么,却被耳郎一个手刀给打断了。

“诶——!响香要结婚了吗?”丽日笑眯眯道:“那我要当伴娘!”

“我也是。”八百万在一旁表态。

“说起来……今天饭田和轰君没来呢……”绿谷看了一眼丽日身旁的两个空位:“听说是有任务不方便来。”

“啊,对了,小久前几天被评为‘NO.1英雄’和‘正义的化身’呢,”丽日好像想起了什么,“恭喜啊。”

切岛夹了口菜,插嘴道:“NO.2英雄是爆豪来着吧……有点遗憾。”

“不过爆豪得了‘最像敌人的英雄’奖的第一……”

“炸了你哦狗屎头。”爆豪骂道。

“小胜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呢……”

“还有,我之前一直觉得我们之中绿谷会是第一个脱单。”濑吕搔了搔脸颊。

芦户煞有介事地点头:“是啊,毕竟绿谷长得很可爱呢。”

绿谷摆摆手,有些脸红:“因为英雄活动太多了……暂时还没有成家的打算。”

还没谈恋爱吗……爆豪默默喝了一口啤酒。

太好了。


这场聚会一直持续到深夜,大家从英雄活动聊到雄英时期,又从雄英聊到个人生活。最后,大家都醉的不省人事,尤其是绿谷,被灌了很多。

爆豪也喝了一些,但勉强还能保持清醒,他用最后的神智挣扎着把大家都送上车。耳郎将上鸣扶到了楼上,有些歉意的对爆豪说:“对不起了爆豪君……绿谷可以先拜托给你吗?”

爆豪顺着耳郎的视线看去,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睡着的绿谷。

“……好。”爆豪点点头。

待耳郎和上鸣走后,爆豪来到沙发旁,盯着熟睡的绿谷出久。

爆豪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半晌,开口道:

“喂,废久,再不起来我就要亲你了。”

没有任何回应。

爆豪哼了一声,俯下身,贴上了绿谷的嘴唇。

——那是一个不含任何情欲色彩的,温柔而眷恋的吻。

没有唇舌的交缠,有的只是嘴唇间的触碰,像忠心的信徒亲吻信仰之神的手臂,虔诚而圣洁。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或许也只是几秒钟,爆豪分开了二人的唇瓣,轻轻地,像对待心爱之物那样环住了绿谷:

“喂,废久……以后和我结婚吧。”

回答他的,是绿谷轻柔而舒缓的呼吸声。

爆豪胜己一生中只有那么点温柔,而他将它们全部给了绿谷出久。

05

爆豪胜己第五次求婚发生在一年后两个人第一次共同合作。

绿谷见到爆豪时也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又笑了起来。

“啊,是小胜啊。”

“垃圾废久别拖老子后腿。”爆豪狠狠地瞪了绿谷一眼,却换来绿谷一如既往的傻笑:

“和小胜合作啊……我好开心的。”

“哼。”

这是什么感觉?

胸腔被什么东西充斥着,暖暖的,很踏实。就好比喝了加过少许蜂蜜的薄荷水,从舌尖上蔓延开来的清凉中,夹了一丝丝甜蜜。

想和你说话,但怕你被吓到。

想和你接触,但又怕你躲开。

想和你说出这份心意,又怕你毫不留情地拒绝。

这种心情,好像可能也许大概,叫作「喜欢」吧。

又或者说,是「爱」。


任务圆满完成,就像爆豪以前做过的许多个任务那样,但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这次爆豪的耳边充满了某人的“碎碎念”。

“果然小胜好厉害啊,无论体格还是个性都是万里挑一的,还有刚才那个空中翻转,完全没有能让人钻空子的机会,落地也没有多余的动作……果然我还得多多努力才是!”

爆豪听着这些话,悄悄勾起嘴角。

很吵,很烦。

但他,并不讨厌。


后来,在绿谷和爆豪分别的时候,爆豪冲正向助理走去的绿谷说了一句:“喂,废久,以后和我结婚吧。”

绿谷顿了一下——也可能只是爆豪眼睛花了。他没有回头,好像什么也没听见,钻进助理的车里,绝尘而去。

爆豪在心里骂了一句“臭书呆子”,却抑制不住眼角的笑意。

因为他刚刚分明看到了绿谷在上车时露出的红的不能再红的耳尖。

06

爆豪胜己第六次求婚是在两人公开出柜很长时间后。

那天恰好两人都没有任务,就一起宅在家里浏览最新的英雄资讯。爆豪举着手机半躺在沙发上,而绿谷窝在爆豪的怀里。午后的阳光打在绿谷身上,让他昏昏欲睡。

“小胜……”绿谷嘟囔了一句,在爆豪身上寻找一个舒适的姿势。

“别他妈给老子乱动,废久。”爆豪翻了个白眼,却默默抬了抬身子以便让绿谷更舒服一些。

过了一会,绿谷终于找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位置,满意地咂吧咂吧嘴。就在他要沉沉睡去时,他听到爆豪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句:

“喂,废久,过几天和我结婚吧。”

绿谷又往上蹭了蹭,将头埋进他的颈窝间,整个人像只树袋熊一样把爆豪缠得死死的。

“好的呀。”

00

绿谷出久知道爆豪的许多东西:

包括十四岁的那个夏天他砸的墙壁;

包括临时英雄执照考核结束后他找自己夜战;

包括毕业时他想要自己的第二颗扣子;

包括他在同学聚会结束后拥抱了自己;

包括在两人合作作战后他说了什么;

以及爆豪胜己藏在客厅墙角那块地砖下的那对戒指。


所以绿谷出久也做了一些事情:

比如在爆豪胜己砸墙后的片刻心痛;

比如在他找自己夜战时即便知道违反规定也毅然答应;

比如偷偷溜进小胜寝室将两人的第二颗扣子换了一下;

比如在他拥抱自己时悄悄向对方怀里钻了钻;

比如听他说完后微不可察地点点头;

还有在他藏起来的戒指底下放上一张写着“我愿意”的纸。


“所以说啊,小胜在某些方面还真是胆小呢。”

很多很多年以后,绿谷回想起这些事时总会嘲笑爆豪,然后收获一个爆豪臭着脸落下的爆栗。

“不过也谢谢你啊,小胜。”

“谢谢你没让我等太久。”

                                                                                Fin.
                                                                             林闲一

————————————————————————————

我终于码完了!自己第一次写了这么长,算是给大家的国庆礼物叭……不知道你们看完后感觉如何,但我写的很开心wwww当然,如果你们能喜欢就更好啦

可能的话会写一篇胜出结婚文(身为一个清水写手我多半是不会写肉的),当然要是我咕了那就当我啥也没说……(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以上,祝大家国庆快乐哇!

拥抱饥渴症

小女孩得了一种病:拥抱饥渴症。名字很美,但治疗费用高昂。医生推荐她用时间长但更有效的方法:和他人拥抱。

小女孩没和家人说。她相信她会好起来的。

她冲妈妈张开双臂。“抱抱。”她说。

妈妈叹了口气,将小女孩的手放了下来:“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该学会长大。”

她冲行人张开双臂。来往的人忙于自己的事,没人理她。

她冲一只黑猫张开双臂。黑猫冷冷地瞥她一眼,给了她一爪子,跑远了。

小女孩看着流血的胳膊,没说话。

夜晚。她站在楼顶,眺望夜空。

月亮很大,很圆,很明亮,很温暖。

她张开双臂,跳了下去。

“抱抱。”

★一个置顶★

这里林闲一,甜文写手,脑袋里装着一个宇宙,混迹二次元,精通各种挖坑不填,不定时更文。同时还是话唠,欢迎来找我玩呀(虽然我只有晚上才会出现就是了)。谢绝ky,圈地自萌。

此号暂时只产MHA胜出凹凸世界瑞金雷安相关。拒绝爆右不吃出左,拒绝雷右。

虽然吃的cp很多,但属于站哪对cp就会一直支持下去的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把自己的生活活成一部动漫(然而依旧没有成为魔法少女),以及世界和平。 

“如果我的文字能给你带去一份感动,些许欢笑以及一丢丢慰籍的话,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近况:手机被没收了。难过。以后只能早上或者中午出现了……QVQ
新文希望大家能再等等……手机被没收了我码字的时间也大大减少……
总之很抱歉。(鞠躬)

[胜出]爆豪家今天的饭

※ 沙雕甜文(我就是喜欢看他们腻腻歪歪)
※ 爆娇预警,ooc预警
※ 交党费(大概)
※ 老夫老妻模式

                                 01       
绿谷出久是在菜香中醒过来的。

醒的时候习惯性的摸了摸身边,那个人原先躺着的地方已是一片冰凉,看来那个人早就起床了。

绿谷不满地咂了咂嘴,揉了揉睡眼,趿拉着拖鞋走出卧室。

“小胜——今天吃什么?”
“做啥吃啥。”

爆豪胜己正在厨房忙活。不知为何,粉红色的围裙套在他身上竟然没有一丝违和感。汗珠顺着爆豪的脸淌到下巴,又被爆豪不耐烦地拭去,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性感。

“小胜——”绿谷冲进厨房,“我来帮——呜哇!”

绿谷刚迈进厨房,就被爆豪以一种拎小鸡的方式丢了出去,厨房门在绿谷身后重重合上。

“废久别来碍老子事,哪凉快哪待着去。”

“小胜怎么这样……”绿谷委屈巴巴。

不过很快,他想起了前一段时间发生的一件事,突然明白小胜为什么把他丢出来了。

绿谷摸了摸鼻头,讪讪地笑了两声。
                                  
                                   02
几天前。

“啊……小胜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绿谷瘫在沙发上,无聊的用遥控器切换着频道。

这天爆豪胜己有任务,要到晚上才能回来,所以中饭得由绿谷自己解决。

实在不行……要不我自己做一顿好了。虽说没有小胜做的那么好吃,但是也应该可以勉强填饱肚子的。

只是绿谷忘了有一种错觉叫我以为我能行。
                                    
                                    03
其实绿谷觉得如果当时厨房没炸的话自己做的那顿饭还是挺好的。
                                  
                                    04
等爆豪做完早饭从厨房里走出来时,绿谷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爆豪用围裙擦净手上的水珠,在绿谷身边坐下,垂眸看着自己的恋人。

几天前,当他得知自己家发生爆炸时,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废久还在家里。担心、愤怒、焦虑、后悔一齐涌了上来,这是爆豪胜己前二十五年人生中从未经历过的。

所以当他强行缩短任务时间跑回家看到炸的一片狼籍的厨房和由于烧伤左手缠满绷带的绿谷出久时,不知是心疼自己精心装修的厨房多一点还是心疼绿谷多一点。

更何况当事人还冲自己傻笑:“对不起啊小胜,我不是故意的”,气得爆豪差一点就一个爆破在绿谷脸上炸朵花出来。

不过最后自己也只是黑着脸坐下来把他骂了一顿,并禁止绿谷再靠近厨房一步。

结果今天这个小废物还是不长记性。爆豪狠狠地瞪了熟睡中的绿谷一眼。

从很久以前开始,幼儿园也好,国中也好,高中也好,甚至是在成了职业英雄后,每次见面绿谷这家伙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踩到自己的雷区,在自己的底线边缘大鹏展翅。而每当自己冲他吼让他滚远一点的时候,他又会像牛皮糖一样跟在自己身后,粘糊糊地喊着“小胜”“小胜”,怎么赶也赶不走。

绿谷出久,是爆豪胜己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

不过也只有他,可以让自己心烦意乱到这种地步。

爆豪伸出手,轻轻碰了碰绿谷那柔软卷翘的绿藻头,充满爱怜地摩挲了几下。

然后毫不留情的给了绿谷一记爆栗:

“喂,废久,起来吃饭了。”

                                     05
“啊……果然还是小胜做的好吃啊……”绿谷夹了一口菜感慨到:“小胜你是怎么做饭的?教教我吧。”

“你他妈还想让老子的厨房再炸一次?”

“……”

好吧。绿谷低下头默默吃饭。

不过……为什么小胜做饭那么好吃呢?

                                     06
在个性还未分化时,爆豪经常去绿谷家找绿谷玩。不得不说,虽然在爆豪眼里绿谷又瘦又小又碍事,但绿谷确实是一个好玩伴。

“小胜小胜。”年幼的绿谷一手抱着心爱的欧尔麦特玩偶,一手扯着爆豪的衣袖,眼泪汪汪:“小胜,冰箱里没有东西可以吃,我饿了。”

爆豪皱了皱眉头:“嘁。废久就是废久,一点小事都要哭,你这样是成不了英雄的。”

“就让未来的最强英雄我来给你做一顿饭好了,要满怀感激的给我吃下去!”

“好的小胜!”

打鸡蛋,搅拌,加盐……爆豪胜己回想着爆豪光己做菜的步骤,并尽量还原。

在爆豪的努力下,一盘看起来还可以的炒鸡蛋摆在了二人面前。

绿谷迫不及待地夹上了一口,又马上吐了出来:“小胜……太难吃了。”

“怎么可能,是你味觉出问题了吧!”爆豪一把推开绿谷,夹了一口炒鸡蛋放进嘴里。

……这是爆豪吃过最难吃的炒鸡蛋。

不知道用了多少盐,咸的发苦,再加上爆豪因为自己的个人喜好又加了点胡椒粉,味道就更奇怪了。有的鸡蛋壳混进了鸡蛋里,咀嚼起来会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

爆豪强忍着恶心咽下了这口炒鸡蛋,回头看了看绿谷:

“……算了,还是等引子阿姨回来好了。”

后来,幼儿园发了一张调查表:将来最想干什么呢?

爆豪不假思索地写上:成为超越欧尔麦特的最强英雄。

犹豫了片刻,爆豪心不甘情不愿的又歪歪扭扭写上了一行小字:

        「为DEKU做出世界上最好吃的饭菜」

                                      07
为了废久而特地学习厨艺什么的,太羞耻了谁会说啊。

                                                    ——Fin——

绿谷出久盯着调查表上“将来最想干什么呢”几个字陷入沉思。

写什么好呢……

良久,绿谷认认真真地填上一句话:

「希望能追上小胜,成为比小胜更厉害的英雄」

—————————————————————
我爱小男孩!

文笔渣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哭哭唧唧)